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碧血剑外传 [8/11]

碧血剑外传 [8/11]


(八)青年袁承志––大玉儿传奇(外一章1)

大殿中酒95四溢,乐音悠扬,无数的珍馐美馔,几十种奇珍异果,都无法令
皇太极释怀。袁崇焕之子袁承志,行刺不成,失手被擒,却誓死不降,坚拒为其
所用。这使得胸怀大志的皇太极,感到极度的不快。

宴会进行不久,他便觉得厌烦;于是轻车简从,先行离去。临走时他吩咐孝
庄文皇后代为主持,并交代要好好款待赏赐,护驾有功的一干人员。皇太极一离
开,宴会的气氛立刻热络了起来。

端丽娴雅的文皇后,巧笑盈盈,美目盼盼,有功的大臣、侍卫,无不如沐春
风,胸怀舒畅。就连一向自视极高的玉真子,也在她眼波流转之下,有了心蕩神
驰的感觉。

这文皇后又名大玉儿,在清史上可是个大大有名的传奇人物;她周旋于皇太
极、多尔衮兄弟之间,左右逢源,倍极宠爱。也曾诱降明朝大臣洪承畴,替清人
入主中原,立下关键大功。皇太极暴卒,她以一介女流,竟能于诸王环伺之下,
使其冲龄幼子福临接掌大位。其善用天赋美貌,手腕之圆融巧妙,有清一朝,可
说不作第二人想。

玉真子护驾居于首功,文皇后擢其上坐,并殷殷劝酒,切切垂询。玉真子耳
闻文皇后珠玉般的温婉语声,目视文皇后美艳妩媚的容貌,心中不禁邪念陡起,
他暗惴:“道爷纵横天下,遍尝美色,却从未见过如皇后这般柔媚温婉的女子,
如能与其 ”

他脑中正胡思乱想,眼前白影一晃,原来皇后执壶为其斟酒;他回过神定睛
一瞧,只见皇后十指纤纤,白净嫩滑;肌理细柔,温润如玉。手指已是如此,其
他部位,可想而知。

皇后眼波流转,笑盈盈的说道:“道长需何赏赐,尚请明言,皇上已授权哀
家,当不至于令道长失望。”

玉真子见高台上座,并无他人,且下座众人,距离甚远。便凝视皇后,低声
答道:“一亲芳泽,于愿足矣!”

皇后闻言一惊,旋即似笑非笑,含威带怒的道:“道长乃方外之人,何敢出
此妄言?岂不知旦夕祸福,天威难测?”

玉真子哈哈地一笑,回道:“皇后岂不闻方外之人手段高?贫道颇精风鋻之
术,观乎皇后秀眉微乱,眸子泛彩,此乃春心动,杏出墙之兆。贫道念上天有好
生之德,特来度化皇后,怎可说是妄言?”

文皇后闻言俏脸飞红,大喫一惊;心中暗想:“这道士果然有些门道,瞧他
有恃无恐的模样,寻常手段怕也制他不住,嗯 ”她眼波流转,嫣然一笑,直
视着玉真子道:“欲听霓裳羽衣曲,夜半无人私语时。”玉真子只觉神摇意驰,
灵魂仿佛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要知这玉真子,武功高强,行事邪僻;这帝王将相在他眼中,也不过和平常
人一般。至于他这个护国真人,更是可干可不干,所谓“无求品自高”,故此,
他乃敢肆无忌惮的大放淫秽厥词,情挑皇后。如今皇后许他夜半私会,他欣喜之
余虽感怀疑,但自恃武功高强,对于可能发生的兇险,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夜深人静,一片寂寥,玉真子潜入皇后居处永福宫,藏身卧房旁大树上,先
行窥探虚实。只见卧房内灯火通明,四名婢女正服侍皇后沐浴。皇后笑盈盈的一
面净身,一面和侍浴的婢女聊天,观其神态,平和欢愉,并无丝毫异常之处。

大浴盆内95汤霭霭,热气腾腾;文皇后的肌肤,嫩白滑腻,丰腴可人。玉真
子心想:“这皇后倒像是个偷惯了的行家,幽会前还知道要先洁净身体,嘿嘿!
道爷真是艳福不浅啊!”其实玉真子这般想法,可是自作多情,会错了意。皇后
岂会为了他,而特别沐浴净身?

要知这文皇后慧眼独具,她深知对女人而言,柔嫩的肌肤,妖姣的体态,其
重要性,丝毫不逊于美貌的容颜。因此其自幼便孜孜不倦的勤练天竺瑜伽,以维
持优美曼妙的体态;每日更以特殊95汤沐浴,并辅以密制油膏涂抹按摩,以使细
致的肌肤更形柔嫩。在十数年如一日的保养下,不但造就了她风华绝代的曼妙风
姿,也使得她在男人环伺的世界中,无往而不利。

沐浴按摩完毕,皇后遣散婢女,全身赤裸的坐于梳妆台前。玉真子方纔目睹
出浴妙姿,已是心痒难耐,如今见皇后晶莹如玉的裸身,更是欲火如焚。他一提
气,正待穿窗而入,忽见一条人影闪进皇后卧房。他定睛一瞧,不禁大喫一惊;
来人竟是睿亲王多尔衮。这多尔衮精明干练,权势涛天,为大清朝仅次于皇太极
的二号人物,怎会夜半私闯文皇后寝宫?

玉真子心中正感讷闷,只见多尔衮由身后,一把环抱住皇后,便将其拥上了
牙床。皇后不但无丝毫抗拒,反倒柔情万千的亲吻着多尔衮;玉真子顿时心中了
然,原来这俩人早有私情,否则焉能如此亲匿?

他虽说是欲情炽烈,但终究知晓利害关繫,因此只得以目代身,权且过过干
瘾。但心中对于占有皇后身体,却又多了几分把握。“哼!皇后与睿亲王竟然有
奸情,这不是叔嫂乱伦吗?到时候就以此要胁于她,也不怕她不肯就範 ”

多尔衮抚摸着皇后嫩白滑腻的酥胸,不禁赞道:“皇后娘娘真乃天仙下凡,
这儿滑如玉,软如棉,一手握不住,丰耸如山挺,摸起来简直要人命!”

文皇后噗嗤一笑,探手握住多尔衮坚挺的骚肉棍道:“你啊!就是嘴甜,光
会说我。也不瞧瞧自个,就像西洋红衣大炮一般的威猛粗壮,也不知我那小玉儿
妹子,怎么受得了呕!”

原来皇后的妹子小玉儿嫁给了多尔衮,因此就皇后而言,多尔衮既是小叔也
是妹夫。而就多尔衮来说,则皇后又是嫂嫂也是妻姐。俩人关繫错综复杂,偷起
情来也格外显得有趣刺激。多尔衮发现皇后今个似乎特别风骚有劲,不禁诧异的
问起缘由,皇后低声答道:“要是知道有人看着我俩亲热,你难道不会兴奋?”

多尔衮闻言大喫一惊,方待发问,皇后已伸手掩住他嘴,并在他耳际,将玉
真子如何挑情,自己如何应付等事项,一一叙明。多尔衮听罢怀疑的道:“皇后
怎知那贼道定然在外偷窥?”

皇后狡黠一笑道:“亏你还是国之栋梁,连这聆音察理,见微知着的道理都
不懂。这卧房边大树上,宿着几只夜莺,每晚都不停鸣叫,你不是嫌它们聒噪?
今个却不闻丝毫声息,这不是明摆着树上有人吗?”

多尔衮闻言大感佩服,对于这美艳风骚的皇嫂不禁更增爱慕。他在皇后滑不
溜手的肌肤上到处游移,那股柔嫩棉软的触感,带来无限的舒畅,也使得皇上的
御用密穴渗出润滑的甘泉。皇后放肆的张开嫩白的大腿,丰臀也向上挺耸,多尔
衮识趣的扶着红衣大炮,一举便攻克了城池要塞。

玉真子见皇后与多尔衮二人,既不熄灯,也不关窗,明目张胆的就行云布雨
了起来,心中不由暗叹道:“真是宫闱之中丑事多,皇后竟然也偷人,而这人居
然还是皇叔。唉!淫秽乱伦,败德丧行,就是在江湖之中,也是稀罕少见的丑事
啊!”

他心中感叹,眼睛却倒没閑着;此时母仪天下的皇后,高高翘起她那嫩白无
暇的浑圆玉腿,放肆的架在多尔衮的肩上。多尔衮双手抚弄着皇后硕大绵软的丰
乳,下身则一挺一挺的来回抽动。

皇后媚眼如丝,面泛桃红,鼻间渗出粒粒汗珠,那双白腻润滑的天足,五指
并拢,微微蜷曲,不时愉快的向上蹬踹。玉真子看得欲火沸腾,心中不禁大叹可
惜:“要不是这多尔衮搅局,如今趴在皇后身上的,可不正是自己!”

几番风雨,红烛燃尽。阴阳已调,夜莺复行低鸣。皎洁的月光穿窗而入,照
在这对心满意足,赤裸相拥的叔嫂身上。旖旎风光,缠绵景像,竟是说不出的淫
糜蕩人。忽而乌云掩月,六合漆黑一片,美景顿时隐没难见。咦!莫非春色勾起
嫦娥寂寞情,万般无奈只得遮掩眸中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