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家的女人做精液马桶(上)

女人是男人的玩物和性工具,我家的女人尤其如此。

  先从我妈说起。我第一次看到男女之间的性行爲就是看我妈被轮奸。

  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我们家住在一排靠近郊区的老式房子里,邻居都是我爸厂里的同事,几步以外就是农村,有很多庄稼地和菜地。

  附近还有一个果园,种了李子和苹果。放暑假的时候我閑着没事,就和邻居家的孩子们去果园里偷半生不熟的李子吃。果园是附近农民承包的,

我们偷了几次后就被发现了。农民找上门来吵架,被我爸单位的职工和家属们骂了回去。农民们抓不到我们,而我们还是能偷空溜进去摘李子吃。

  有一天傍晚,我和几个小伙伴又去偷李子。我们几个翻墙进去,刚一落地进去就听到里面的狗一阵狂吠。糟糕,被发现了!原路翻墙出去已经来

不及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

  慌乱中几个伙伴分头逃窜,我一时不知东南西北,稀里糊涂的乱撞一气,转过一个墙角,四周没人,心中正庆幸,突然墙上跳下一条黑影,还没

看清楚,我就吃了一记耳光。虽然没下重手,我已经觉得眼冒金星,耳朵嗡嗡响,脸颊上火辣辣的。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一个大汉当场抓获。

  抓住我的大汉膀阔腰圆,他穿着一条髒得看不出顔色的裤子,光着膀子,一身浓重的汗味。他的声音响得象炸雷:「日你娘个小崽子,老子蹲了

半天,总算抓住你了」。他用象铁钳一样的手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拎起来,疼得我直咧嘴。

  我却还嘴硬:「臭王八蛋,老王八蛋,放开我!放开我……」那人大概被我惹火了,用又粗又硬的左手又给了我一个耳光,我这才老实。

  大汉把我一直拎到果园旁边的一个谷仓里,把我的手脚别在背后,拿起一根细麻绳绑在一块,然后就把我随便扔在一堆还没脱壳的稻谷上,自己

出去了。

  趁没人在,我看了看了四周:谷仓还不小,有三十平方米,没有窗,靠里面的半边堆着稻谷,靠外面的半边有三四个条凳,还堆着杂物。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就一小会儿,谷仓里一个人也没有。

  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我爸出差在外,我妈还在家烧晚饭等我回去吃饭呢。如果让她知道我偷李子被人抓住绑在这里,我肯定要挨打了。

  大汉绑得似乎不是很紧,我觉得我似乎能够挣开,然后偷偷溜走。

  这麽想着,忽然好象听到我妈说话的声音。我心想:糟了,我妈来找我了。肯定是哪个多嘴的回去告诉她的,这下子我要倒霉了。

  我妈的声音刚开始还很远,听不清,后来才慢慢近了。听出来我妈和那个男的似乎在争吵,听见我妈说:「不管怎麽样,你得先让我看看我孩子

在哪里!」

  然后是一阵脚步声,接着抓住我那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我妈跟在他后面进来了。

  我妈看到我,马上扑到我面前。她看到我的右脸肿肿的,还有指印,转身厉声对那人说:「你……你怎麽能随便打我的孩子?」那人完全没有刚

才那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不知道嘟囔了几句什麽。我妈看到我的手脚还绑在背后,立刻着急的弯下腰帮我解绳子。

  我才注意到,我妈穿着平时在家穿的无袖连衣裙,脚上是双拖鞋,才洗过的头发还是湿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皂味,她弯下腰时我透过宽大的

领口可以看到她胸前垂着的两只雪白的乳房和顶端绛红的奶头。

  我妈没有戴乳罩!平时我妈出门一定不会这麽马虎的,可能是我的小伙伴到我们家通知我妈我被农民抓住时,她慌乱中连衣服都没换就来找我。

她的连衣裙布料也很薄,甚至可以看到她里面穿的粉红色三角裤,上身什麽都没穿,可以隐约看到两个乳晕的位置。

  我的手刚被解开,门口又进来了一老一小,老的那个有五十多岁,头发都白了,个子不高,挺着啤酒肚,胡子拉碴的,小的那个看起来才二十几

岁,穿着汗透的红背心,露出身上结实的肌肉。

  老的那个说:「咦,黑子,这女的是谁?」

  一开始抓我的那个大汉又凶起来,说:「日他娘的,有几个小崽子天天来偷李子,我蹲了大半天墙头,总算抓住一个。这不,一袋烟工夫,他的

娘就来找人了。」

  那老头上下打量了打量我妈,眼光不怀好意的在她高耸的胸部瞄了几眼,装作一本正经的对我妈吗说:「原来那些李子都是你的儿子偷的!跟我

们去派出所吧!」

  我妈这时已经没有刚才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她低着头,支吾着说:「小孩不懂事,大叔您别计较……」

  话刚说一半,老头打断说:「别跟我来这套!你儿子偷了李子被当场抓住。我也不爲难你,要麽赔两千块,要麽送你儿子去派出所。你自己看着

办吧!」

  那时候我妈一个月工资才八十多元,父亲工资一百多元,两千块是我们全家大半年的收入。这明显是在敲诈了。但是我一想到去派出所,就吓得

大哭起来,拉着我妈的胳膊说:「妈……我不要去派出所……我不要去派出所……」我妈呆在那里,不知道说什麽好。

  老家伙色迷迷的盯着我妈胸脯看。我妈似乎察觉不妥,拉着我正要往外走,老家伙和黑子挡在她面前。我妈说:「你们想干什麽?」

  老家伙说:「你还没说呢,是赔钱还是去派出所?要赔钱呢,一手交钱一手放人。不然,哼哼……」

  我妈这时候不得不软下来,恳求的说:「大叔,两千块钱我们实在是拿不出来。我家孩子一时顽皮,我给您陪罪了。您看这麽大点个孩子,谁没

有个上房揭瓦呢?您就当饶过我们娘儿俩吧。我给您磕头行不」

  老家伙不理我妈,转身对黑子说:「黑子,你刚才说什麽来着?‘日他娘个小崽子’对不对?现在这小兔崽子的娘就在这里。你看这欠干的骚女

人,穿这麽少来这里,想不想看她脱光了长啥样?」

  我妈的脸一下胀得通红,慌忙拉着我想往外跑。老家伙一下把我胳膊抓住,淫笑着对我妈说:「你要出去也可以,不想想你儿子会怎麽样?」我

妈顿时瘫软下来。

  老家伙凑上去在我妈柔软的胸部摸了一把说:「你自己脱光衣服,只要你让我们仨满意,就饶了你儿子,怎麽样?」我妈敏感的奶头突然间被陌

生男人的手隔着衣服摸了一下,由于自然的生理反应勃起了。

  勃起的奶头居然没逃过老家伙的色眼,「看,奶子都翘起来了!」我妈双手护着胸口向后退了一步,差点踩在不知道什麽时候站在她身后的黑子

脚上,不由得惊叫一声。黑子的大手象铁钳一样从后面抓住我妈的两只手腕,把她双臂别在身后。

  我妈丝毫没有挣扎的余地。老家伙恶狠狠的对我说:「小孩老老实实在一边呆着,不许出声,不準乱动,不然就掐死你。听见没有?」

  我惊恐的说:「大爷,求你们不要欺负我妈妈,放我们回家吧……」

  他淫笑着说:「你妈妈这麽漂亮,我们只要玩玩她,不会伤害她的。」

  老家伙凑到我妈跟前。我妈本来就丰满的胸部由于双手别在背后而显得更加高耸,勃起的奶头高高凸出。老家伙黑瘦的双手一下隔着衣服握住我

妈的两只大乳房左右揉动,掌心有意搓揉着她凸出的奶头。

  我妈完全被人制住,无法躲避和反抗,敏感的奶头上穿来的阵阵感觉让她心里一阵发颤。

  老家伙用虎口托住我妈乳房的下沿,让薄薄的胸衣紧贴着一对豪乳勾勒出乳房的形状,对黑子说:「看,只有生过小孩的女人才有这麽大的奶子

。」说着,老家伙顺手拿起旁边的一把大剪刀,左手拈住我妈连衣裙右肩的宽吊带,右手剪刀到处吊带断开。

  他一松手,半边连衣裙的滑到胸口,露出我妈雪白的香肩。我妈又惊又怒,脸胀得通红,当老家伙如法炮制拈起她左肩的吊带时,她连声说:「

别!大叔,别剪了。我赔你两千!」但是老家伙微微一笑,手起剪落,我妈左肩的吊带也应声而断。宽松的裙子一下滑落到腰部,我妈顿时裸露了上

身。

  赤裸上身的我妈就站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双手还被黑子紧紧别在被后,一对雪白的大乳房微微晃动,两只乳房优美的弧线之间夹着深深的乳沟

  乳房靠近顶端处是绛红色的乳晕,乳晕边缘略高出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