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楚枫桥往事 [3/5]

楚枫桥往事 [3/5]


  3。败露

  “昨天晚上就是她啊,今天见到真人了,叫声可真带劲啊。”王宇心里不由
又回想起昨晚那动听的声音。

  这个女生的头发有些凌乱,看样子昨天晚上不知叫得卖劲,肯定玩得也很疯
狂,头发散乱着看不清脸,看见王宇在,更是关上房门赶紧下楼去了。

  正当王宇心里偷笑时,卢琼关上房门急急忙忙拉着王宇下楼去,从招待所去
教室要经过女生宿舍的,万一被其他同学看见他们两个从这个方向出来可不好。

  王宇来到教室的时候,大部分男生都还没到,女生差不多都到齐了。王宇径
直走到教室最后面,找了一个两座并排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昨天晚上根本没睡
好,第一炮就干到快3 点,快6 点又来了一次,不过一想起卢琼在自己身下淫声
连连,王宇依然很兴奋。这是306 的其他五人来了(刘星虽然住306 的,但却是
隔壁班的)。

  王宇连忙招呼刘翔过来坐,刘翔带来今天上午上课的两本书,《大学英语一
》和《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见王宇没书就把马经扔给王宇。自己往英语书上一
趴,准备睡个回笼觉。

  “宇别,昨天晚上爽吧。”刘翔一脸贱相调侃王宇。

  “还行,妈的,不过不是处女了。”王宇闭着眼答道。

  “嬲,这年头处女有这么容易让你上啊,你想得美类!”

  “不过昨天晚上我隔壁也有一对,那个女的叫得好淫蕩,一晚上来了两次。
我今天早上还看见那个女的出来了”说到这,王宇就兴奋了起来。

  “长得怎么样?”刘翔也来了兴趣。

  “没看清楚,头发挡住了。”

  “商学院真的是个好地方啊。”

  “今天晚上带你屋里林芳也去开撒。”

  “我也想啊,不过她说这几天来那个了,不方便。”

  “下自习的时候记得叫我啊,我睡觉了。”王宇叮嘱完刘翔就放心地睡了。

  “…………”

  早自习结束后,王宇回寝室梳洗完毕,拿这课本去校门口对面的常德津市牛
肉粉店吃早餐。这个店的生意特别好,特别是早上,因为学校里大部分都是来自
湖南本地的学生,馒头一类的早餐总不如一碗热辣的牛肉粉有吸引力,早餐过后
直接去教室上英语课。

  国贸班的英语老师是学校本部派过来的,英语系老师的水平也是商学院所有
院系中最强的,但最强并不意味着最出名,因为长沙的高校里NB的英语系和英语
老师实在太多了。来上课的女老师姓刘,一直带了王宇他们班两年。可是王宇上
英语课从来没有认真听过,即使偶尔认真也听不太懂。

  昨天晚上既没睡好又卖力出货,王宇刚上课没几分钟就趴在桌上睡着了。刘
老师由于在英语系里的地位稍低了一点,无奈被派过北院来上课,每天早上7 点
就要在办公楼前坐上学校的大巴,然后还要面对眼前这一帮靠钱买进学校的二等
生,想着就来气。当刘老师看到趴在课桌上酣睡的王宇时,更是忍无可忍了。

  “那位睡觉的同学!”

  “王宇……王宇,老师叫你呢。”刘翔赶忙推了推王宇。

  王宇像触电一样“蹬”的就站了起来,眼睛还有些朦胧的看着老师,脸上一
脸的惊恐,毕竟才离开高中没多久,对老师的畏惧还是没有消退的。

  “这位同学,对于今天这节课讨论的话题,你有什么看法吗?”刘老师觉得
应该给这个可恶的学生一个下马威,同时也杀鸡儆猴。

  “I am sorry Madam, would you mind repeat the topic name again for
me?”

  刘老师一下子惊住了,当老师三年多了,像这样随机应变能开口说英语的,
在现在的大学生中实在太少了(只指商学院),更何况发音还很不错。湖南的方
言很多,有的学生学了六七年英语一开口还是很重的方言腔。

  “Festival, Chinese festival. And you can come here to do your presentation.”
刘老师让王宇上讲台来说。

  “Spring Festival is the most important festival in China. It falls
on the last day of lunar year and lates until the lantern festival comes.
…… and whole family seats around the table, festing and welcoming the
first day of New Year. Parents usually put a small red paper packet under
the children‘s pillow, inside the packet is some money, it means the
children is already one year old, in china , we also call this’Ya Sui
Qian‘。

  One the first day of New Year , people go to visit their relatives
……“

  王宇一开口就滔滔不绝,而且流利顺畅,如果不是王宇课本上还有未干的哈
喇子,刘老师完全可以相信王宇是事先准备了今天的上课内容,而且准备得不是
一天两天。

  其实这只不过瞎猫碰上死耗子,今天背的是一段李阳疯狂英语拿手好戏卡中
的内容,王宇当年也是李阳的粉丝,买了好几套教材,到头来就只背下了这一段,
背得特别熟练(过年就那这个来骗长辈红包)。不过王宇本身在高三的时候也就
是英语专业方向考生,其他人高考时英语考完,王宇他们这些英语专业考生还要
即使一个半小时,总分一百五十分的英语听力,王宇的成绩是146 分,如果不是
数学只考了50分,肯定就能被湖大或者湖南师大录取了。

  “OK, Thanks for your presentation , your speaking English is good.
I wish you can pay more attention in English. ”鑒于王宇惊人的发挥,刘
老师对这个学生刮目相看了,也从此逐渐改变了北院学生是二等生的看法,在教
学上投入的精力和耐心比对待校本部的学生更多了。她在校本部教的也只是非英
语专业班级的英语,相对而言,教好北院的国贸班更能出成绩,后来的实施证明
的确如此。

  经过这么一弄,王宇的瞌睡是顿时醒了,至少这两节英语课是不好意思再睡
了,就算自己再牛,人家老师都给你面子了,你不能还部买账吧。估计只能等待
会的马经课睡了。

  “翔别,你屋里林芳呢?好像冒来啊”王宇和刘翔坐在最后面,班里来了些
什么人是一目了然。

  “听李铁讲她好像不舒服吧,不在寝室的话那就可能回家克了。”

  “早自习点名的时候不是还在吗?”

  “是啊,哪个晓得这些女人的事情,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嘛。”

  “课间操的时候你带我克开房咯,我还开昨天晚上那间。”

  “嬲,你小别牛X 啊,天天开,你吃得消不。”

  “嘿嘿,这方面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哥哥我强悍得很。”

  下了第二节英语课,趁着着课间十分钟的时间,刘翔领着王宇去招待所开房
间。学校招待所的价格是35块一晚,除了床之外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什么客房服
务了。招待所的房间也是北津学院校区最老的一批建筑了,王宇开的房间是一个
三室两厅中的一间。交了钱拿了钥匙,王宇非要上楼去看看。

  正当两人走入套房的客厅内,就听到其中一间房间里传出女人的声音,好像
在呻吟一般。

  “难道又开始了?真的NB啊,太有干劲了。”王宇心里不由得暗生敬意。

  刘翔和王宇对视了一眼,两人很默契地放轻了呼吸,轻轻地走到这间房的门
边,侧耳听着房内的动静。

  “啊……啊……还要……”

  “还要么子啊?贱货?”

  “啊……要,要你嬲我……”

  “要我么子嬲样範嬲啊?”

  “随……随便你么子样範……啊……好爽”

  “真的是杂贱货,老子今天嬲死你,看你还克不克找么子刘翔,那杂乡里别。”

  “哪个要你出国啊,我就是要找别各来嬲我”

  “贱货,我要你贱,要你贱……”屋内也传来肉体撞击的声音。

  “啊……啊……快……啊……”屋内的女声已经无法连成句子了。

  刘翔?难道是林芳?刘翔听李铁说林芳原来就有个男友,高中毕业后要去新
西兰留学,所以两人分手了。难道屋里的就是林芳和她前男友??

  别看平时刘翔像团糯米一样,到了这个时候眼睛直冒火,马上一拳砸在门上,
吼道:“林芳,你给老子滚出来。”

  “咚”又是一拳砸在门上,屋里的淫声戛然而止。

  “嘣”的一声,王宇一脚踹在门锁旁,直接把门踹开,两个人杀了进去。

  屋内的林芳缩在被窝里,男的正在套长裤,刘翔冲到床边掀开被子一看,女
的正是林芳,胸罩没脱,但是下身却一丝不挂,估计是刚才上完早自习就直接过
来了,一来就搞上了,还没来得及前戏。

  “你做么子啊,小别?”男的穿好裤子过来瞪着刘翔。

  “你他妈的,贱货!”刘翔没有理会男的,死死地盯着林芳。

  “乡里别,关你屁事啊,她愿意跟老子搞,你哦该咯。”

  “你MB. ”王宇一步跨上去,冲着男的就是一拳,直接把男的打到在床上,
不过他很快又站起来冲王宇一个箭步上前,左手想抓王宇的衣领,右拳回拉准备
出拳了。王宇右手挡开了来抓衣领的手,左手顺势架住打来的一拳,一个勾拳再
次打在男的脸上。

  “王宇,你莫动手。”这是林芳说的第一句话。

  “走,王宇。”刘翔说完转身就走,王宇一看都这样了,也准备追上刘翔。

  “嬲你妈妈别,小别你给我等到,老子等哈喊人来搞死你。”

  “我等你!”王宇头也不回地扔下两个字。

  刘翔头脑子里一片空白地走着,刚才看见的那一幕幕不停地在眼前跳跃,那
一对狗男女地淫声浪语依然响彻耳边,为什么?林芳为什么这样?这边和自己谈
得火热,那边却依然和那小子脱不了干系,居然还做出这样地勾当。

  王宇追出来后并没有去拉住刘翔,而是赶紧去教室,把自己寝室地其他2 人
都叫了出来(张松和蓝竣辉还在寝室睡觉),三个人一起追上去陪着刘翔走着,
从北津学院一直走到了三叉矶,在江边码头地一块空地上坐了下来。王宇、徐振
和马杰一直担心刘翔会做什么想不开地事情,所以紧紧盯住他。这路边就是湘江,
万一跳下去也难整啊(306 寝室只有王宇会游泳)。

  四人在江边坐了约么两个小时,转眼就到了中午一点了,这时候王宇示意徐
振和马杰拉刘翔走,拉着他来到三叉矶的一个饭店里,刘翔还是一句话不说,眼
睛只盯着一处,眼神都散了。徐振点好菜,马杰倒上茶水,这时刘翔才很低沉地
说了句话:“老板,来一瓶酒中酒霸。”

  “要大的还是要细地咯?”酒中酒霸又一斤装和二两装地小瓶的。

  “大的类。”王宇抢先答道。

  饭菜还没上,刘翔打开酒瓶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一口闷了下去,接着又
到;徐振和马杰是不怎么能喝酒的,王宇这时候在抓紧时间吃小碟的花生米和鹹
萝蔔干。

  刘翔一口气喝了三杯后,脸也红了,喝得太猛有点缓不过来了。

  “翔别,你也就这水平,再喝啊。”王宇故意激刘翔。

  “翔别,怎么了咯?林芳干啥了?”马杰关切得问道。

  “还能干啥,给他戴绿帽子了,在招待所被我们抓个现行。”王宇解释。

  “操,就这么点破事,你他娘地又不吃亏,女人嘛,再找个不就行了?”徐
振不知道是也故意激刘翔还是真的就没当回事。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刘翔又喝了三杯,已经干掉差不多半瓶了。他红
着眼睛对王宇说:“王宇,你这别够意思!”

  “嬲,你这不是废话嘛?老子什么时候不够意思了?”

  这话还没说完,刘翔就一头倒在桌上不省人事了;马杰扶着他,徐振去结账,
王宇在不停地往嘴里扒饭;然后三人把刘翔弄回了寝室。叫醒了张松和蓝竣辉,
把事情地原原本本都给大伙说了一遍,在口头上又把林芳和那男的给狠狠的批判
了一通,“走,去找林芳和那个男的,没走再搞那小子一顿。”张松摩拳擦掌,
跃跃欲试,他父亲是开道馆地,从小就练跆拳道,早已经达到了黑带级别。

  “你现在去又什么用,再说你有什么资格动手?”徐振还是比较冷静的。

  一屋人都坐着,各自想着事情,谁也没说话。

  王宇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刘翔依然不省人事,徐振出去了,其他人还在。一
看表发现快6 点了,中午就没吃太饱,这时又闹空城计了。

  “走,吃饭去。”

  “走。”张松掐灭手中的烟头,站起身来。

  “我们去吃饭,这个人怎么办?”

  “小马哥,你在寝室看着,我们给你带饭回来。”王宇安排马杰留守,陪着
刘翔。

  “哦,你们吃完饭别去上网啦,记得回来。”马杰怕这三个网虫一不小心就
给忘了。

  蓝竣辉,张松、王宇三人刚出大门,就是六七个年轻人涌出来,直冲王宇而
来,蓝竣辉一看形势不对,身子一横把王宇挡在身后,对方的七个人也站定,把
蓝竣辉三人团团围住,其中一个脸上有拳印的小子冲着蓝竣辉喊道:“不关你的
事,一边去,我找你后面那杂小别。”

  “你找他做么子咯?”蓝竣辉一看对方也是本地人,就用长沙话问到。

  “做么子,老子要搞死他,敢打我啊。”

  “你就是林芳的扒密子(长沙话,男性第三者)啊?你就蛮嚣张啦?”

  “啰嗦么子咯,搞起。”另一个年轻人从身后抽出一根木棍劈头盖脸朝王宇
打了过来。

  木棍举起刚刚开始落下就被一只大手抓住,紧接着这人被一脚踹地坐在地上,
蓝竣辉这一脚正好踹在对方胯部。其他人见已经开打了,便一拥而上,林芳的前
男友一脚踢向看起来最为瘦弱的张松,张松没有躲避而是同样用右脚一脚迎上去,
双方胫骨猛得碰在一起,林芳前男友顿时抱着小腿坐地上去了,张松练了这么多
年跆拳道,而且又一直是高中足球校队的前锋,一般人的胫骨怎么能和他来碰呢,
那可是出了名的硬骨头,张松右脚落地后左脚迅速踢出击中另一个人的脸颊,顿
时就废了两个。

  王宇这边也有两个人缠上来,依然是左手挡住来拳,右手一个勾拳击中一个
后马上上档,左膝踢起来直冲对方软肋,这一下并没能击中,对方往左一闪让了
过去,就这个空当王宇右手抠住对方的脖子,右膝再次一击,不过对手后撤一步
再次闪开了;这时张松从后面一个侧踢帮王宇搞定了这一个。

  这时只听得对面一直没动手的人物说话了:“莫打哒!”一声令下叫停了其
他几个还站着的。

  “杨源别,又是你哦,你要搞么子咯?”原来蓝竣辉认识对方的带头大哥。

  “我不找你,找你后面那个别,他搞了我兄弟”,杨源示意只找王宇的麻烦。

  “他是我兄弟,找他就等于找我!”蓝竣辉一动不动地护住王宇、张松。

  “胖子别,这可不是下河街,你以为你还罩得住?”

  “这里是三叉矶,你想做么子咯?”

  “喂,你们干什么?”这时校门口保卫处的几个保安跑了过来。

  “胖子别,老子下次再找你算账!走”杨源见形势不对赶紧找回人马撤退。

  蓝竣辉几个向学校保安解释事情经由,旁边围观的几个学生也在一旁证实,
保安见蓝竣辉是长沙本地人,又真的有点像恶人,也就没有追究。

  三个人在校门口的福星楼草草吃完了饭,带着打包的饭菜回寝室。回到寝室
王宇和张松一人一句把胖子说得跟黑社会老大一样,胖子在众人软磨硬泡下把事
情一本到来:杨源和胖子是一个高中的,家里是做生意的,手头比较有钱,自然
也就和其他几个纨绔子弟玩在了一起,一伙人好事没做一件,坏事一件没落下。
除了玩女人,还经常捉弄学校同学,只有胖子例外。胖子本人就不好对付了,更
别说同在学校的其他几个表兄弟了。所以杨源几个和胖子一向就是势不两立,但
井水不犯河水。今天这事过就过去了,杨源几个虽然坏,但不至于打回头架或者
找胖子家麻烦。

  刘翔这几天很正常,白天上课睡觉,吃饭胃口一般,晚上在寝室叫嚣着打牌。
306 寝室6 个人,从来不打双升级,因为一次打两副牌太浪费了,他们总是玩一
副牌的十三张(锄大地),而且还是胖子制定的长沙规则版十三张。刘翔虽然热
衷打牌,但自己经常走神,被胖子一干人精打得翻番,落下了“刘十三”的别名
(一张牌没出)。

  徐振一般9 点半左右回来,马杰、胖子大部分时间都和刘翔在一起,张松又
常驻师大医学院附近的网吧了,王宇每天下午都会和卢琼一起吃饭,然后把小小
的校园反复逛上几遍,找个地方腻味一下,然后各自回寝室,如果两个人兴致特
别高,则会去招待所开房过夜。和王宇在一起之后,卢琼学会了如何口交,习惯
了王宇把精液射在她嘴里让她吞下去而不是她的身体里,开始喜欢王宇在做爱时
用很淫秽的话来骂她,刺激她。虽然卢琼知道自己做这些并不是真的就那么喜欢
王宇,但是她却很迷恋这种感觉,一见到王宇就不由自主想到那方面去。

  “宇……快点……快点……我要你……”卢琼趴在床上,左手支撑着自己的
身体,右手从双腿之间伸出,抓住王宇勃起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口,王宇将阴
茎顺势顶着卢琼的阴道口,半个龟头已经没入湿滑的阴道。

  “我要你进来……插进来操我……操你的小贱货”卢琼不停地向后顶,希望
王宇的阴茎能更深入一些,这样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王宇趁着卢琼再次将屁股顶过来的时候,将阴茎用力一刺,完全没入卢琼的
阴道,然后双手扶住卢琼的髋部,开始抽插。刚开始的节奏很慢,但是每一次都
顶到卢琼的深处,卢琼开始不住地小声呻吟。渐渐地阴茎适应了阴道内的温度,
王宇开始快速抽动阴茎,自己的髋骨撞击着卢琼圆润的臀部,而睪丸则随着摆动
击打着卢琼的尿道口和阴蒂,这让卢琼的呻吟失去了控制,和着王宇的节奏回响
在整个房间。

  王宇抽插了百下后,卢琼的阴道内不停涌出的淫液被阴茎活塞作用变成了在
阴道口周围的一圈白沫,卢琼更是把头埋在臂弯里,享受王宇的冲刺带来的一波
波快感。王宇将卢琼翻过身来躺在床上,双腿夹在腋下,以传统的姿势给卢琼带
来新一轮的高潮。当卢琼的第二次高潮到来之时,王宇的阴茎依然在卢琼阴道内
抽动,此时卢琼感觉阴茎似乎在自己身体内二次勃起了,王宇突然抽出阴茎,直
起身来,卢琼依然沉浸在第二次高潮的余韵中,突然下身的一阵空虚,她知道王
宇可能要射了,所以坐起来,张开嘴将王宇的阴茎含入口中,还没得到卢琼吸吮,
王宇抱着卢琼的头就开始抽插,卢琼含了一会儿之后,股股精液喷射而出,射在
卢琼的脸上……